首页 文坛艺苑 涟水河畔

妈妈那份爱

2018-01-10 10:22 九州娱乐网 张睿哲

近来身体不太舒服,妈妈公司事务繁忙,百忙之中硬是抽出时间,公司-家里-学校三点一线,每日不亦乐乎地操劳着我的中餐晚餐,再开着车来接我,给我带上那些她认为更可口放心的营养饭菜。

第八节班会课上,老师对这次期中考试做了全面总结,分别念了些退步和进步学生的名次。末了,便领着大家去吃饭,我也跟在队伍的后头。

教学楼的前面贴了张光荣榜,专门用以表彰这次考试所有进步的学生。到了近处,我驻足细看,望着这张惨红惨红的纸,不由得想起了自己的名次。风呼啸起来,似千万把利剑,刀刀剁着我已近乎破碎的心灵。天是阴沉的,突然感觉空气都结了冰。我不禁裹了裹身,不知该如何面对妈妈殷切的眼神,欲哭而无泪。

出校门,却见得妈妈正站于门前,头发被风吹得凌乱,显然已等候多时。

“妈,怎么出来了?不说好在车里等我吗?”握着妈妈冰凉的手,想起先前耽误的时间,愧疚霎时便盈满了心田。

“见你许久都未出来,以为你又忘了带通行证。每次都拖拖拉拉的,害我冻了这么久。”妈妈半愠着拍了拍我的肩,转而哈哈大笑。

“期中考试的成绩出来了,名次又退了,已到了全校的百名之后了。”我将头深深的埋了下去,不敢与妈妈的目光对视。特别是最后一句,声音小得连我自已都快听不见了。

“没关系,不过一场考试,何必太在意呢。都说失败是成功之母,好好总结,从头再来便是。”妈妈加快了脚步,不知当真是无心还是咋的,妈妈竟是这样的轻描淡写。

开了车门,进了车。我静静地吃着饭,妈妈对我的味蕾了如指掌,每道菜都倾尽了她的用心与爱心。妈妈倚在车座上,不久传出微微的鼾声,显然睡着了。微黄的车灯斜射在妈妈那饱经风霜的脸颊上,却见得额头上又增添了些许皱纹。妈妈终归是太劳累了。我曾劝妈妈,可让我自个儿在学校吃方便些,其实没必要这么累。可她却很倔强,偏偏执意的说,孩子的身体健康是妈妈的最大幸福,这点,便是再多的“方便”也换不来。

蓦地,妈妈猛然睁开了眼,见我这一狼吞虎咽的模样,不由得笑道:“多吃些鱼。你平时在学校用脑多,吃些鱼头正好补脑。你在车上不好挑刺,我已帮你挑完刺了。为帮你弄这餐鱼啊,真的还很费时间呢......”

妈妈仍在一旁絮絮叨叨的说着,在这小小的空间里,我内心的坚冰已渐渐融化。噩梦已然逝去,没错,从头再来便是!

妈妈,你的爱我一生都会铭记!

返回首页
相关新闻
返回顶部
博聚网